kingsoul

欧美:EC 德哈 贱虫 锤基 日本:胜出 赤安 鬼白 轰出 月L 国产:酒茨

【酒茨】《饮鸩止渴》R18

疏帘白月勾:



*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
*一辆小破车,私设有些欧欧西
*血腥•暴力•妖气,不适及时叉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血月森罗,妖声凄厉。

矗立的铁城之上,一排排红色提灯在幽深的瘴气中无风自动。仔细看来,那却不是灯笼,而是会吸尽人的血液和骨髓以充灯油的鬼怪。

行人经此山岭皆战战兢兢,因那无尽的黑夜里,不知何处会传来的妖兽嘶吼与女子哀啼。

“吵死了。”

酒吞童子漠然地处在一切可怖传言的中心,眼神轻狂且不屑地看着一群小妖争抢着将一个掠来的人类分而食之,他支着一条腿散坐在席上,仰头将鬼葫芦中的灵酒倒入口中,来不及咽下的酒水流肆在袒露的胸膛。

忽然,他浑身狂气一荡,震慑的一些呲嘴獠牙的小妖哀嚎四散。酒吞童子将鬼葫芦向背上一甩,妖气振开铁窗跃下了这鬼王殿。

黑夜里那股狂走的妖气,无端地扰出叶簌声,将山岭间的树精山魅胁迫的发出瑟瑟凄凄的响。酒吞赶到的时候,看见茨木童子正用自己的利爪破开一个小妖的胸膛。

“茨木。”

血红的妖月将被鬼手握住的心脏与那赤红的金瞳都衬的异样诡谲,那妖怪抽出自己的爪探舌舔了手指上沾的血肉,而后嘶啸一声向酒吞童子袭去。

他身上披挂着女子的衣衫,因变回了原形,溅满了鲜血的衣襟便衣不蔽体地敞着。

他受伤了。

妖气撞在一起掀起滔天的煞气,酒吞抬起鬼葫芦挡住了茨木的攻击,尖锐的鬼爪锉在葫芦体上清晰可闻细纹崩裂的声音。

哟呵,竟敢毁本大爷葫芦。

酒吞嘴边扯出一个冷笑,扬起鬼葫芦淋了茨木童子一身的仙酒与瘴气。

霸道蛮横的妖力早已融进了酒里,随着冰冷的仙酒流进伤口。

茨木痛苦地低吼了一声,倒了下去。百里内的精鬼妖怪瞬间被震慑的噤若寒蝉。

酒吞诧异地皱眉伸手攥住他,却只扯到了残破的衣袖。

“茨木鬼将,本大爷问你,你的鬼爪呢?”

酒吞一把提起茨木的衣领,那话里满是怒意,让人只想臣服。茨木童子微微睁开眼,瞳里血色渐散,还是那金瞳。

“挚友……”

酒吞童子也不多话,撩开那破碎的衣袖,那里只剩一个被切的整齐的断口,瞧着,还隐隐泛着莹蓝的光。

伤他的兵刃上有人类的术式,这或许就是大江山地鬼将发狂的原因。酒吞按住狂走后虚弱已极的大妖,将携着浓郁的妖力的仙酒倾倒在伤口。

“啊!啊啊啊啊———挚友……”

鬼王的妖气霸道而劲烈,只是携在酒中的这些就足以让小妖形神俱灭,也足以破掉术式对茨木的控制。

如同千万刚刃从伤口钻入的痛苦,倒让茨木童子从暴走中恢复了些清明。

“这会倒是认得我,刚才想吃了本大爷的是不是你,嗯?”酒吞用手指捏住他的下巴,强迫他看向自己。

额上断掉的角涌出紫黑的血,沿着茨木童子的侧脸一直流滴到下颌,连银白的发丝也弄的污了。更不用说残破的衣衫,松垮地挂在身上甚至难以蔽体。

“真是狼狈。”酒吞童子皱眉打量一番满脸都写着不耐。

鲜血本就为妖怪所喜,尤其是茨木这样妖力充沛的大妖,浑身血迹又分外虚弱,对妖来说无异于一道大餐。浓郁的血腥气,激起酒吞童子本能的妖性,若不是这妖是茨木,或许酒吞会立刻将他吃了。

“我…我怎会伤害挚友,我……我的身体愿全部交与挚友支配……”

茨木的金瞳在月色下有着熔金般的光亮,澄净见底,像是从未见过鲜血与杀戮。

何以为妖?贪嗔痴难断,堕于恶道是以为妖。鬼王也不能例外,所以酒吞不懂,也恼火于茨木的简单直脑子。

酒吞松开攥着茨木的手,尖锐的指甲深深划进自己的手腕上的皮肉,妖血汩汩流下,淌进茨木的嘴里。

“挚、挚友,汝不能……”

“闭嘴,吵死了。”

茨木还想挣扎,硬是被酒吞瞪了回去。妖怪好食精血,越是能力高的妖怪的血液,越是令他们趋之若鹜。茨木童子本就受伤,又被鬼葫芦中的酒伤了身体虚弱已极,否则酒吞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。

这血月之下,不知有多少潜蛰在黑暗里的精怪,被腥气吸引而来,觊觎着在鬼王虚弱的时候,食了他的血,占了他的位。

“唔……”

流进嘴里的液体甘美醇香,勾起妖的贪欲。猛烈的妖力甚至烈于鬼葫芦中的酒,力量渗进身体的感觉如此热灼,像炽热的火浪袭遍四肢百骸,每一寸骨肉都如同有万千蚁噬。

这是令妖怪觊觎并渴求的,强者的力量。

茨木弓起身嘴唇贴上酒吞的手臂,像一条鱼本能地渴求着水源,舌尖不安地舐过蜿蜒的血迹吮上伤口,不可遏制地去寻求更多。

酒吞童子的印象里,茨木向来是直率且张狂的,虽然面对自己时会变的啰啰嗦嗦,但酒吞还是欣赏茨木的,看他如此虚弱的时候,竟然也没有经过思考就喂血救他,甚至纵容他。

所以酒吞一把将茨木推开的时候,才觉得有些过了。

吞进的大量妖力,在茨木童子的身体里翻江倒海,超出了茨木如此虚弱时的承受力,也让酒吞片刻的乏懈。

一瞬露出弱点的王,和得到了大量妖力的将,强者之间的颠覆地位只需一瞬,微妙的气氛霎时变得剑拔弩张。

两妖之间静谧的诡异,像是两虎相争前的试探。如果茨木童子有一丝一毫的异动,酒吞或许就会打算置他于死。

“还,不够……”

但是茨木凑近酒吞,吻咬上了酒吞的唇瓣,狠劲地厮磨。酒吞的妖力在他体内作祟,鲜血中那股劲烈的妖力,搅的他整个身体都燥热而无处纾解。

大妖的金瞳里有着冶冶的光华,映着酒吞张扬的红发,像映着一团火,烧的茨木五脏六腑都灼痛不已。酒吞的妖力比火更烈,尝过那种力量就无法再罢。

妖力的争锋,被茨木的无知煽风点火,成为唇舌间的互不相让。

像是一场厮杀,酒吞不甘被动,用舌尖抵开茨木的齿关,挡开茨木那些虚晃的招式,而后蛮横地缠住他的软舌占据上风。

无法控制的妖力在茨木的体内四处窜逃,而找不出宣泄口,所经之处都如同燃起猎猎的火舌。

血腥味在吻中弥漫,却让茨木更为兴奋和大胆。酒吞将茨木按在草地上,一把将他身上沾满血污的女子衣衫撕开,沿着起伏不止的胸膛向下摸去。

起心动念如同野火燎原,一发而不可止。


赤红的圆月之下,茨木攀在酒吞肩头的小腿泛着玉一般的玲珑光泽。足踝上的妖铃随着茨木的颤抖而一晃一晃地震颤。




以下请走链接*
打不开请在wifi状态下尝试打开*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1873075012731



评论

热度(410)